《红楼梦》多次写“中秋”,贾府是怎么过中秋节的,有什么寓意?

原标题:《红楼梦》多次写“中秋”,贾府是怎么过中秋节的,有什么寓意?

作者:李大奎

在名著《红楼梦》中,"中秋"也是必不可少的话题。那,曹公笔下多次写道的"中秋",是怎么过的,有什么寓意?

(一)贾雨村的"中秋"

《红楼梦》在第一回就写道,落魄书生贾雨村未发迹前,寄居在姑苏城葫芦庙卖文作画为生。

那年的中秋之夜,他作为邻居应大善人甄士隐的邀请,在他家过了一个特别的"中秋节"。

在皎洁的月光下,贾雨村看上了甄府的丫头娇杏,联想到自己至今孤苦一人,不禁触景生情,伤感之下,吟出一首五言律诗: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眸。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头。

后又口占一联: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贾雨村)

这首诗和对联,贾雨村把自己的理想抱负和此刻的落魄愁闷表达得一览无遗:

想我堂堂男儿贾雨村,如今寄居在这小小的破庙里,除了写字卖文,一无是处,何时才有美好的前程?现在我身无分文,如何求取功名?想起娇杏深情回望我的那一眼,她这份心意,让我凭添忧愁,哪能放得下哟。

正因贾雨村中秋时的这一吟诗、吟联,甄士隐很欣赏,认为他确有才学,未能施展其才甚是可惜。赏识之下,有心助力,于是封了五十两纹银,又写了推荐信给贾雨村,安排他及时进京赶考。贾雨村得以如期参加科考,后又借助贾家的帮助,顺利步入仕途。

后来,发迹后的贾雨村娶了娇杏为妻。却对甄家忘恩负义,在甄士隐的女儿英莲被拐一案中"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把英莲(即后来的香菱)打发到呆霸王薛蟠那里,草草了结了薛蟠杀人一案。

曹公之所以专门写贾雨村在落魄时在甄家过的这个中秋节,不仅体现了这个不同凡响的中秋对贾雨村的重要,是贾雨村的人生拐点,得遇恩公甄土隐的赏识和帮助,从而改变命运。

按理说,贾雨村因这份"中秋"际遇,应当感激恩人,"滴水之恩,涌泉为报"。然,贾雨村步入仕途后,丢掉正直和骨气,见利忘义,最终辜负了甄士隐一家。

贾雨村的这个"中秋",在曹公笔下,有浓浓的讽刺意蕴:

贾雨村后来只顾及自己的"中秋"团聚,哪里考虑别人怎样过"中秋",对恩人,亦弃之不顾。这样的人,不值得帮助!

所以,贾雨村最后的结局也很悲凉,终被门子揭发,获罪,再次丢掉乌纱帽,带枷入狱。

(英莲,小时候的香菱)

(二)秦可卿的"中秋"

《红楼梦》没有详写位列金陵十二钗之一的秦可卿是怎样过"中秋"的。

只在十一回淡淡的提及。

书中写道:王夫人过问贾珍儿媳秦可卿的病情时,贾珍的媳妇尤氏回说,"她这个病病得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玩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

通过这段对话可以感知,美女秦可卿是在过完中秋节后,不久病重去世的。

曹公有意这样简简的写秦可卿的"中秋",只一笔带过;却在她病逝后,详写了贾府为她操办豪华而隆重的葬礼。

这一简一详,值得读者深思。

(秦可卿)

寓示着秦可卿这个位列金陵十二钗的女子并不简单。她原本是小官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孤女,没有什么背景,嫁入荣国府给贾珍的儿子贾蓉当媳妇后,因"爬灰"与"养小叔子",注定是悲催的命运。

宜人的美女秦可卿"本应温婉得人心,奈何风流败身名。"她在"中秋"之后意外生病,病得蹊跷,很快就病死,死后却是超规格的下葬。

她不过就是贾府极普通的一个重孙媳妇,葬礼何以有如此盛大的排场?意味着这只是小说的虚构,乃曹公的夸张手法,旨在掩饰贾珍、贾蔷等贾府男丁龌龊不堪的丑行罢了。

(三)宁国府、荣国府的"中秋"

《红楼梦》对宁荣二府在大观园被抄检之后怎样过中秋节进行了详细的描写,以两个章回浓墨重彩地大书特写。

在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中,通过宁国府的中秋赏月过渡到荣国府的中秋夜宴:

宁国府的中秋赏月,自然是"西瓜、月饼都全了,只待分派送人"。

然一片嘈杂喧闹中,却隐藏着墙下有人长叹之声,陡增宁国府中秋之际的一股惨淡之气。

荣国府的中秋呢,表面上"月明灯彩",实际上也布满凄凉和冷清。

在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曹公细致入微地详写了荣国府过中秋的"热闹"场景:

过中秋的月饼、西瓜是乌进孝(宁府黑山村庄头)送来的。

送过荣府里来,然后自留了家中所用的,余者派出等第,一份一份的堆在月台底下,命人将族中子侄唤来分给他们。

贾母对送来的这些"中秋"物资,只说了句"你昨日送来的月饼好,西瓜看看倒好,打开却也不怎么样"。然后在嘉荫堂月台上,待下人陈设好瓜果月饼等物后,焚香秉烛,率众祭月。

因这年的中秋节,大观园刚被抄检,人丁减少,薛姨妈带上宝钗、宝琴搬了出去,"凤辣子"玉熙凤又病了,晴雯、司棋、入画等人又不在了。整个贾府陷入愁云惨雾中,大家不过是强颜欢笑,堕下泪来的贾母不得不提震精神,号召贾府上上下下、男男女女都热闹起来,要营造贾府中秋节"花好月圆"的美好氛围。

于是,在贾母的精心策划下,荣国府祭月,吃完"中秋夜宴"后,进行了击鼓传花(行桂花令)、月下闻笛、酒后说笑、上山赏月等系列活动。

书中写道:贾母命人折来一枝桂花,令人在屏后击鼓传花,若花在谁手中,饮酒一杯,罚说笑话一个。

在这个活动中,贾政、贾赦都参与了,且分别讲了一个笑话。只是,贾赦讽刺母亲偏心的笑话让贾母很不开心,后来在赏月活动中又被石头绊倒崴了腿,携邢夫人先行撒退更让贾母不高兴。

贾珍呢,在"月下闻笛"活动中,安排佩凤吹箫、文花唱曲,倒也喉清韵雅,令人心动神移。

不过,笛声的悲怨,笑话的索然无味,都昭示着贾府的这个"中秋"过得很是萧瑟,实在是今非昔比,并不怎么样了。

林黛玉和史湘云,把贾府的中秋渲染得更加突出。她俩在凹晶馆联诗作句,赏月娱情。

史湘云出上联:寒塘渡鹤影

林黛玉对下联:冷月葬花魂

进一步把贾府这个"中秋节"的悲凉之音提升到极致。

不难看出,曹公之所以这样大书特书宁荣二府的这个"中秋":表面热闹实际充满凄冷。意味着贾府只是强装门面,强颜欢笑罢了。"中秋"过后,贾府逐渐衰败,最后子孙流散,"落得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作者简介】李大奎,汉族,七0后,法学学士,贵州湄潭人,文学爱好者。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返回一分PK拾—1分PK10,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一分PK拾—1分PK10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一分PK拾—1分PK10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一分PK拾—1分PK10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