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权力舞台旋风式表演,格雷塔为何能量如此巨大

原标题:在世界权力舞台旋风式表演,格雷塔为何能量如此巨大

【文/科工力量 柳叶刀】

2018年8月25日星期五,一个叫格雷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瑞典女孩没有向往常一样去学校上课,而是走到首都斯德哥尔摩的议会大厦门口,为了气候问题进行罢课抗议。当时距离瑞典的议会选举还剩三周的时间。

三周后,格雷塔的抗议并没有结束。此后的每个周五,这个15岁的小女孩都会准时到达议会大厦门口,拿着“为了环境,罢课!”的牌子,静坐抗议。

图自英国《卫报》

格雷塔周复一周的举动逐渐引起瑞典媒体的关注,在社交网络上,她的抗议行为被广泛传播,在格雷塔上街罢课两个月后,斯德哥尔摩已经有数百名学生加入其中。抗议的口号“Fridays for Future”也开始占据社交媒体的热搜榜。

在德国,“Fridays for Future”运动得到了Plant-for-the-Planet基金会的支持。从2019年1月份开始通过官方网站(https://fridaysforfuture.de)和社交软件 WhatApp、Telegram按地区划分建立地方群组。通过设置地方群组,这些年轻的学生可以有计划地在各地举行罢课抗议活动。

随着抗议的声势越来越大,格雷塔这个名字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成为了各家主流媒体头版的“常客”。从欧洲议会、达沃斯经济论坛,到联合国大会,都邀请格雷塔前去演讲,在几乎所有的和环保相关的活动上,都能看到格雷塔的身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都专门亲自接见了格雷塔,与其讨论气候变化问题。

9月27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会见桑伯格 图源:东方IC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为何一个今年刚满16岁的瑞典小女孩能产生如此大的能量,在世界权力舞台上进行旋风式的“表演”,引起人们的种种猜想。支持她的人说她是环保小斗士,质疑她的人说她是傀儡,背后有人政治操纵。笔者非内幕人士,无法明确的说支持哪一方,但是透过一些事实,可以给读者提供一些参考。

北欧国家强烈的“气候变化”危机感

这里首先得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北欧人对于气候的危机感比其他国家更为强烈,为何?因为离极地越近的国家对气候变化更敏感,这些国家的人亲眼看到冰岛和格陵兰的冰川迅速消融,那种气候危机感不言而喻。

北极的冰盖范围不断缩小

面对这样的气候变化,北欧国家也采取了许多应对措施,改变自己的能源结构,减少自己对传统能源的依赖,大力发展新能源。像冰岛的能源供应就是以水电和地热为主,瑞典以水电与核电为主,丹麦以风能和生物能为主。

对于如何保护环境,北欧人算是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不管他们做得如何好,年复一年的气温记录还是在不断上升。而且,除了北欧,其他地区的国家环保进程缓慢。为了督促其他国家能够在环保问题上有所作为,就搞出“巴黎协定”“京都议定书”拉拢各国一起环保减排。但是,作为碳排放量大国的美国并没有买账,特朗普直接退出了“巴黎协定”。不过,这些北欧国家是不会放弃的,因为气候变化首先影响离极地最近的、低海拔的国家。

各国在气候问题上的拉锯战,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已经难以引起各国民众足够的关注。此时,出现了一个16岁的小女孩,为了气候问题,罢课抗议,这样特立独行的方式恰恰树立了一个典型,能够吸引足够多眼球的关注。并且将“格雷塔效应”不断放大也是这些北欧国家乐于看到的。

凭借格雷塔的抗议活动 欧洲绿党赢得更多的选票

欧洲议会的前英国官员乔费里·哈里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指出,格雷塔的影响力有着更广泛的社会文化背景,这也是在整个欧洲,绿党选举日益成功的社会文化背景。

这里所说的“绿党”是提出保护环境的非政府组织发展而来的政党,其影响范围在二十世纪后半期的欧洲不断扩散。随着近年极端天气情况增多,气候变化成为欧洲各国民众最关心的议题之一,欧洲绿党的影响力不断增大,尤其在年轻人当中。

在前不久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关注环保议题的绿党成功崛起。在德国,绿党得票率大约20%,是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的两倍。在英国,绿党得票率12.4%,比上一届欧洲议会选举增加一倍。在奥地利、爱尔兰、荷兰,绿党得票率都在两位数。相关媒体指出,在整个欧洲,有数百万选民支持亲环保主义的绿党。

新华社报道截图

欧洲中学生通过“Fridays for Future”罢课运动,拉高了传统上不太愿意投票的年轻一代选民的投票率,最终绿党收获大量选票。

当然,同样为了赢得年轻人的支持,欧盟的一些领导人也积极表示与格雷塔的亲近关系。2019年2月21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复兴公民社会”活动中,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会议上向16岁的格雷塔献上吻手礼,这一幕也被记者拍下。

图自《德国世界报》

格雷塔父母积极支持其罢课行为 被外界质疑

此前有媒体报道指出,格雷塔先前曾被诊断出患有艾斯伯格症候群,患者具有自闭倾向和社交恐惧,但却往往在智力和语言天赋上超出同龄人。

虽然有表达能力优势,但是格雷塔在相关的气候论坛上发表的演讲稿过于成熟,很多人就产生质疑,这些演讲稿的内容出自其父母之手。

格雷塔的父亲斯万特(Svante Thunberg)曾是一位音乐制作人,没有什么名气。在女儿成为“名人”之后,就成为了女儿的贴身秘书,专门协调女儿的日程安排和采访计划。

格雷塔的母亲玛莲娜(Malena Ernman)是一名瑞典歌剧歌手,算是有点名气,曾代表瑞典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2009年欧洲歌唱大赛,但今年已经49岁(1970年出生)。玛莲娜对媒体表示,由于航空飞行会污染环境,所以她放弃了她的国际歌剧事业。

不过,玛莲娜在女儿成名之后的出书行为遭到了大量批评。去年8月份,玛莲娜以自传的形式出版了瑞典文版的《心灵即景》(Scenes from the Heart)回忆录。此时的格雷塔尚未成名,但在女儿成名以后,玛莲娜又将自己的回忆录重新打包上市。

玛莱娜•埃恩曼的回忆录《心灵即景》将以女儿的名义重新包装,走向世界

玛莲娜在其出版的书中写到,“格雷塔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她可以肉眼看见二氧化碳。她看到它如何从烟囱以及垃圾填埋场流出来”。尽管听上去是一种修辞手法,但是在关于气候变化这样大的科学议题下面,这种态度是极其不严谨的。

同时,格雷塔的个人文选《没有一个人因为太小而不能带来变化》(No One Is Too Small to Makea Difference)在2019年5月30日出版,收录格雷塔发表的关于气候变化的十一篇演讲。

乘帆船前往纽约 一场跨大西洋的商业运作

2019年8月,16岁的格雷塔被邀请参加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为坚实执行自己的环保理念,格雷塔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坐帆船,实现“零碳排”去纽约。

格雷塔乘坐的这艘船被称为Malizia II号,船身长18米,宽不到6米,航速最高可达46公里。帆船的驱动系统不使用化石燃料,而是在船尾配置太阳能电池板,为动力系统进行能源供给。驱动系统也包括一台柴油发动机,在紧急情况下启动。

16岁的格雷塔与他父亲乘坐Malizia II号从英国普利茅斯出发。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同行的还包括另外三位成员,一位是摩洛哥王室成员皮埃尔·卡西拉奇(Pierre Casiraghi),一位德国帆船手鲍里斯·赫尔曼(Boris Herrmann),最后一位是纪录片制作人内森·格罗斯曼(Nathan Grossman)。

图自Malizia官网

让内森·格罗斯曼乘船出行的目的好理解,肯定是要将帆船横渡大西洋的经历拍成纪录片进行宣传。而前面两位成员就更值得说道。

这位摩洛哥王室成员也是摩洛哥游艇俱乐部的副主席,早在几年前皮埃尔·卡西拉奇就收购了Malizia II号帆船,并组建Malizia团队。成立这个团队就是为了推广Malizia海洋挑战项目,这个项目得到了摩洛哥阿贝尔二世亲王基金会的支持,而这个基金会就是在世界各地推广环保行动。借助格雷塔的名声,恰好进行一波商业宣传运作。

而所谓的摩洛哥游艇俱乐部,更是有钱人的“游艇、帆船”聚集的天堂,拥有2000多名来自60多个国家的会员,汇集世界上最负盛名的私人游艇。同时,俱乐部也支持环球的帆船比赛,实际上这些所谓的打着“环保”旗号的帆船比赛,也只是有钱人的活动,普通人难以偿付建造一艘帆船的费用。

摩洛哥游艇俱乐部,汇集世界上最负盛名的私人游艇 截图自其官网

今年38岁的鲍里斯·赫尔曼,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帆船手,也是Malizia团队成员之一,他已经完成三次航海环球世界之旅。他将驾驶Malizia II 号参加旺代单人环球帆船赛(Vendée Globe),此次搭载格雷塔前往纽约对于他来说也可以积累人气。

驾驶着帆船将格雷塔与其父亲送往纽约之后,皮埃尔和鲍里斯就乘坐飞机返回了欧洲。一个皇室成员,一个航海家,时间很宝贵,驾船来纽约,有媒体关注,吸引大量眼球,可以进行帆船赛事等商业推广。回去又没人报道,肯定要乘坐飞机节约时间。

而且,这艘帆船还需要派一支团队从欧洲乘飞机前往美国取回,这样的来回折腾,要论碳排放量,还不如格雷塔直接坐飞机去美国。

吹捧格雷塔 金融巨头、政客还是以获利为目的

西方这些“无烟产业(如旅游产业)”金融巨头,早就想借气候运动,将国库里面的养老金和政府基金掏出来进行投资。业内资深人士指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投资公司贝莱德成立了气候融资伙伴关系项目,将政府资助的碳减排视为“期间混合资本投资工具”,为发展中国家绿色产业提供资金,获得利益。

在相关媒体的报道中,像摩根大通、花旗、汇丰等50多家金融巨头更是组成混合金融特别行动工作组,呼吁建立“政府和慈善资本层”,目的是拉动拉丁美洲、亚洲、非洲等地区与气候相关产业的投资,同样借此获取利益。

简单点说,某些西方金融巨头希望国家的养老金和税收能够支持他们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气候投资。

乘船抵达美国后,这位16岁的瑞典环保小斗士,受邀参加美国参议院气候危机特别工作组会议,有些人想借此实现某些政治目的。英国《卫报》就指出,美国政党对气候变迁的议题十分两极化,民主党员提倡绿色新政,号召“10年全国动员计划”,希望通过连续10年的全国减碳计划,达到碳排量零净值的目标。

“绿色新政”联合发起人、民主党议员马基(Ed Markey) 图源:东方IC

但包括特朗普在内的许多共和党人多次表示,气候变迁是人为制造的“骗局”,认为“绿色新政”只是在野党的政治操弄。

在10月2日莫斯科举办的一个能源论坛上,普京谈及格雷塔时,比较客观地说,“我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我并不和你们一样对她的演讲感到兴奋”。普京指出,没有人向这个小女孩解释这个世界的复杂性,在非洲和其他国家的人也想要和瑞典人一样富有,成年人不应该做任何事都要把青年人和儿童带入极端境地。

结束语

对于格雷塔的行为,人们的褒贬不一。粉丝认为她有勇气,具有社会责任感,敢站出来发声。反对者质疑她发动全民罢课的动机,并指出她的精神状态问题,认为她是政客的傀儡或是为自己积累政治资本。

格雷塔针对气候问题如何解决,从未表达过清晰的观点,她的回应仅是“听听科学家怎么说”,但是她自己真的有认真听过科学家怎么说吗?也许正如普京所说,成年人不应该做任何事都要把青年人和儿童带入极端境地。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一分PK拾—1分PK10,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一分PK拾—1分PK10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一分PK拾—1分PK10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一分PK拾—1分PK10热点
今日推荐